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山视窗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山视窗 首页 珠海江门 江门 查看内容

被抱养女婴27年后重见亲生父母

2020-6-24 14:41| 发布者: kenny| 查看: 53| 评论: 0

被抱养女婴27年后重见亲生父母 两家相隔十公里却缘悭一面
珍藏在花瓶中的纸张,泛黄的字条上面是梁叔的亲笔字。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受重男轻女等落后观念的影响,女婴被遗弃的事件时有发生,部分幸运的女婴得到较好安置、收养,成长之路尚算顺利,但这部分女婴长大后,中间衍生出来的寻根、寻亲问题却困难重重。近日,本报收到恩平市圣堂镇进职村委会梁小姐寻亲求助,希望寻找27年前送去别人家收养的妹妹。
    最终,在本报的牵线搭桥下,梁小姐一家三口与从小被送出去的妹妹岑小姐在本报恩平记者站相见,一张泛黄的小字条,一段坎坷的寻亲路,一场感人的见面会,27年的思念、委屈、自责,汇成一道小河,让漂泊的情感小船在言语和泪水的涤荡中渐渐靠岸。

    文/图 江门日报记者 吴健争

    1 妹妹养父母因意外去世

    1991年出生的梁小姐是家中长女,据其回忆,从懂事起就听别人说自己有一个妹妹,1993年5月出生,生下来一周后就送给别人收养了。“小时候,我在家里一个尘封的瓶子里找到一张字条,上面写着‘1993年5月26号’,这应该是她的生日了。”梁小姐说。

    其后经过了解,她得知妹妹被送到君堂镇响山村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居住在恩城锦城北路。2005年左右,梁小姐听到有人打电话给母亲,说妹妹的养父母因意外去世了,妹妹由叔叔照顾。得知这一消息后,梁母大哭了一场,还花时间和精力去寻找,但并没有下文。“妈妈也知道现在妹妹长大成人了,作为母亲,她觉得自己没脸在这时候去找妹妹。但妈妈很想妹妹,又怕影响了妹妹的生活,可心里一直都放不下,只想知道妹妹过得好不好。”梁小姐说,作为一个母亲,妈妈十分矛盾,这种矛盾的心情源于她的母爱和自责。

    2 双方只隔十公里却缘悭一面

    目前,29岁的梁小姐身在海外,2017年曾回到国内,在锦城北路向周边的商铺和居民打听,还在锦城北路附近打了半年工,但一无所获。

    去年,梁小姐有朋友嫁到君堂镇响山村,帮其问过村内老人得知,村中确实有一位女性符合梁小姐妹妹的特点,由于一家人不常回去,并没有更多信息。数年前,又有就读于恩平一中的朋友告诉梁小姐,校内有一位与其长相极为相似的女学生。捕风捉影的信息,让梁小姐多次感到寻回妹妹的希望就在眼前,但多次无功而返。“人海茫茫,找一个人并不容易。”她说。

    梁小姐得知本报公众号有寻亲成功的案例,所以主动报料,希望寻回妹妹,并希望通过本报对妹妹表达思念:“从知道你的那天起,虽然不知道你长什么样,但是一直牵挂着你,从来都没有忘记,最希望的是你一直健康快乐。”

    君堂镇响山村与圣堂镇进职村相隔十公里,或许妹妹也知道亲人的存在,或许家人之间曾经擦肩而过,但27年来双方缘悭一面,令人唏嘘。

    3 “梁妹妹”原来是“岑小姐”

    6月13日,记者撰写相关报道在江门日报恩平记者站微信公众号推出,得到网友的积极回应,后台收到大量有价值的留言。

    6月14日,后台收到一个特别的留言:“我过得很好,勿念。”记者直觉这个也许就是梁小姐苦苦找寻的“梁妹妹”,随后记者几经波折,终于联系上网友岑小姐,她告诉记者,自己符合梁妹妹的特征。在随后的交流中,岑小姐告诉记者,报道出来后,自己的堂姐将文章转给她,她才知道寻亲的事。

    据岑小姐透露,对于自己被收养的身份,岑小姐懂事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时,老人们聊到这个秘密,我在旁边听到的。”岑小姐还说,2005年左右亲生父母寻亲的事情,自己也有所耳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没有见面。

    记者又把两人的照片发给双方,收到照片的梁小姐惊呼“太像”,基本可以确认岑小姐就是失散多年的妹妹。对于是否要和亲生父母见面,岑小姐比较纠结,经过两天的考虑,终于答应在本报的安排下相见。

    4 泛黄小字条为身份揭秘

    6月22日下午3点半,梁小姐一家三口和岑小姐依约来到本报恩平记者站,见面的一刻,双方首先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即岑小姐的眼圈红了,泛出闪闪泪光。面对亲生女儿,梁姨也低着头不说话,身体却在颤抖。

    “看照片就觉得和姐姐很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梁姨打破沉默,几句家常问候的开场白始终无法平缓她激动的情绪,泪水如决堤的洪水涌了出来。“是妈妈对不起你,你尽管骂我吧!”梁姨把头埋入手臂,哭了起来。

    岑小姐的泪水也如断线的珠子往下掉,似乎多年来受的委屈得到发泄。据介绍,被收养后岑小姐一直与养父母在恩城生活,养父母去世后,岑小姐和妹妹(养父母所生女儿)回到江州生活读书,由亲人照顾,完成学业之后到恩城工作,生活上与妹妹相依为命,甚少回乡下。得知女儿这些年来受的苦,梁姨更是心痛,她哭着说:“阿妹,家里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你要回来看看,随时可以。”

    梁姨随后从包里拿出珍藏在花瓶中的纸张,泛黄的字条上面是梁叔亲笔字:“出生日期:5月26日、农历四月初六日、早上、7时45分钟。”这个生日和岑小姐的身份证生日是同一天。原来,女儿出生一周后,梁叔买了奶粉,附上现金,让中间人把女儿送了出去。

    其后,梁姨在2005年得知女儿的养父母去世,“我很担心她的生活,希望相认。”梁姨一边抹泪一边说,“但我不能那么自私,毕竟孩子已经交给了别人,这份爱也交给了别人,不能横刀夺爱。”梁姨表示,现在女儿成年了,她可以决定是否相认,“我们是诚心等待的心态,只要女儿愿意见,我们就见,我们知道女儿过得好就行了。”她说。

    梁姨对亲女儿的爱是深沉的、真挚的,然而修复感情创伤并不能一蹴而就,能否成功再续亲缘,有待双方共同去经营验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山视窗 ( 粤ICP备12053823号-1|网站地图

GMT+8, 2020-7-10 13:16 , Processed in 0.11014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